晋中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眼镜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09-13 05:08:14 编辑:笔名

眼镜是一个女人的名字,一个清秀的女人,一个看上去很文静的女人,皮肤稍微有点黑,因为姐们几个就她架着眼镜,眼镜就成了她的绰号,叫得久了就成了她的大名,要不是偶然会有制服来查暂住证身份证的,也许她连自己的名字也忘了。眼镜来西莞已经好几个年头了,时间长到让她忘了来西莞的目的或者说是理想吧!只知道高考那一年,知道自己没希望,无脸回家面对年迈的父母,从同学那凑了几十块钱更独自来到了西莞。之所以选择来西莞,是因为村里好几个姐妹兄弟听说在西莞打工,每年回家都穿得象很有钱似的,应该也是真的有点钱并实现理想了吧!
车在开动,离家越远心就越慌,老乡们都在车上谈暂住证的事,听说没有就要被抓起来,要用钱去赎出来,心里虽慌却又不信,自己又不是坏人凭什么没暂住证就要抓还要关起来,难道西莞人就不去其他地方,他们就不怕到我们那里也把他们抓起来吗!车在走着,离西莞越来越近,眼镜却睡着了!
耳边传来司机的声音,原来车以到了西莞,迷迷糊糊走下车,看着陌生的环境,眼镜茫然了。司机停好车,走了过来,看着眼镜还有眼镜茫然的几个人,说道:“你们是第一次来吗!那先到办事处的厅里坐一晩上,明天白天在走,安全些,晩上治安太多,会被抓的!”眼镜向那写着短州办事处的房内看去,里面以经坐的坐躺的躺有好多人,地上椅子上都有,眼镜看着夜里繁灯下的恐惧,就只能跟着司机走进办事处的门,将行李放在厅里一个角落,也坐下了。一边听着老乡们的聊天,从他们的口里了解着这个城市,顺便打听那里去找厂进。随着夜的加深睡的人越来越多,眼镜对异乡的恐慌慢慢转化为睡意,慢慢坐着睡去。
天未亮,眼镜迷糊中醒了过来,几个坐在门边的小男生还在聊天,门外忽然有警车鸣笛通过,一个小男生更将耳朵听到门上,说:“走了。”眼镜更问道:“大哥,什么走了?”一个小男生回答道:“警察和治安,有时候会来查这里,前次抓了好多老乡。”眼镜却迷茫了:“干嘛抓?”“你会明白的。”天终于大亮了!街上的气氛在夜过后恢复了正常,眼镜问了几个老乡,往那边走容易找到工作,一个老乡详细告诉了眼镜几个地方,都是招女孩子的几个大电子公司,并问她有没有认识的亲戚,眼镜只是谢了她,并没说自己是孤身一人到这里来的。走出办事处,看着前方长长的马路,眼镜选了一个方向更向前走去。
街边上不时飘来一片食品的香味,闻到这些香味,眼镜才想起已经有一个白天与晩上没吃东西了,走到一个小摊边花五毛钱买了一个包子和二毛钱的豆奶,边吃边走。走出这条小街道,来到一条大街,左手那边的天桥上人来人往,眼镜知道那是老乡口中说的某个玩具厂的地方。那是一家港资企业,这是一家老板也很牛的厂,只要是有这个厂的厂牌,治安就不敢动。当眼镜走到这厂门口时却发现并不招工,听说要下星期才招工,眼镜觉得有些失望,更向西莞的红村镇走去。从总站往下,大约 里路就到了红村镇的一个村,那里有一个电子厂,做电话机的,经常招工,到了那里却发现要明天才招人,只好又上前走,这么看呀看,走呀走,时间到了中午,眼镜买了一个面包和一瓶豆奶,对付着吃了,就在路边的石头上坐着休息,马路上车子来来往往,时不时就会挤一会。坐了一会,眼镜更站起来,向一个工业区走去,听说那厂多,招女孩子也多。到了工业区内,看到最大那厂大门边很多人在排队,全是女孩子,眼镜也走过去,看了一下招工牌,只见上写着“因生产需要,诚聘女工多名,十八到二十八岁。”看到这眼镜赶紧也跑去排队。排着排着,只见前面的人却散开了,一问,原来今天已经招完了,眼镜只好失望的准备走开。一个年长一点的看眼镜失落的样子,安慰说到,这厂每天都招工,明天可以早点来,眼镜很感激的点了下头,更离开,向其他的厂走去。下午就要结束了夜又将来临,却没看到那个厂招普工,眼镜只好离开工业区,向来路走去。走着走着,忽然发现自己该向那去呢!晩上在哪吃饭,住哪里?
看到街边一个小吃店更走进去,买了一点吃的就在小店边的小桌边坐下来,一边吃一边看着夜在降临,心越来越茫然,将几个小饼吃完,更只好站起身,无意识的向来时的路走去。忽然迎面被人叫住:“你站住,查暂住证。”抬头一看,三米外正站着5个人渣,只听他们说道:“我们是和治安队的,现在查暂住证。”眼镜小声的说道:“我只有身份证,没暂住证。”“那就把身份证拿出来。”眼镜将身份证交给其中一个“可爱的警察”,那“可爱的警察”拿到手里看了一下:“来多久了?”眼镜说:“刚来。”“有火车票吗?”“我坐气车来的。”“那好,跟我们走一趟。”“去哪?”眼镜问到道。“再问就把你绑起来。”眼镜就被其中一个“可爱的警察”推着走向一辆小四轮货车,小四轮货箱里已经抓了好几个人,男的被扎带反扎住双手的大拇指,女的有几个也绑着,类似裤带或布带一样的东西,一个可爱的警察守着。眼镜刚想开口说话,车箱门口那“可爱的警察”就一巴掌拍过来,眼镜哇就哭起来,那人又一巴掌,眼镜更自哭得历害。那人见眼镜越哭越历害,从他坐的椅子边抽岀一条警棍,这时车箱内一只手伸出来,将眼镜拉了上去,是一个女人,她将眼镜拉到她旁边蹲了下来,门口那“可爱的警察”口里说道:“给我放老实一点。”眼镜不敢再骂出声,心里却在说你们凭什么抓我,凭什么打我。陆陆续续又进来几个人,一个男孩子还被扎得很惨,只见他一只手被从头上弯下来,另一只手从腰后弯上去,然后两个大拇指被拉在一起反扎在背后,他一上到车箱里,只见他一动,眼泪流岀来。车装满了,一会听到车开动的声音,大概十几分钟,车停了,眼镜她们被赶下车。灯光下,眼镜看到一个牌匾,上面写着(败合治安队),眼镜她们被男女分开,男的被剪掉掉扎带,一个个被赶进了楼下的楼梯间,外面是一个铁栅栏,眼镜她们被带到旁边的一个小屋。眼镜被赶进去的时候,里面也有了十几个女人。一会儿来了一车,一会儿又来了一车。凌晨4点左右,房间也快装不下了,这时一个“可爱的警察”拿着一个本子进来,用那不纯的普通话说道:“你们一个个把你们厂或者你们亲属的地址名字公司电话或旁边有什么电话,也就是怎么能联系到他们,每个人跟我说一遍,叫他们来帮你们赎走,否则三天后送你们去小岭山劳教。”然后就有人开始报了,报到最后,眼镜上前说道:“我没老乡,我刚从家出来的,昨天刚到的。”那人看着眼镜那眼泪汪汪的样子说道:“明天再说。”然后登记了眼镜的名字。天亮了,“可爱的警察”们陆陆续续收了队,开始找地方睡觉,到了八九点过后,开始有人来赎人。到了下午就剩几个了,那个负责登记的“可爱警察”也来换班了,走进来问了她们几个的情况,叫到每人五十,就放人,没钱的超过三天就送远城收容所,其中两个女孩问道:“收容所有饭吃吗?”那人渣说道:“有,但不管饱。”那两个女孩子又说道:“我们进来两天了,只差一天了,你把我们送过去吧!”“好吧,今天跟她们一起过去。”眼镜跟那“可爱的警察”说道:“我只有 0行吗?”那人把她看一眼“行,你有身份证刚来。”眼镜走岀治安队,天却又黑了。很多个月过后,眼镜才知道自己赚了,原来没身份证赎一个人要 00元,有身份证要五十元。看着天上黑黑的天空,眼镜走在路灯下,影子长了又变短,肚子却饿了起来,走过一栋新修的楼房,眼镜在那露在外面的自来水龙头下弯下头接着喝了几口水,又向外走去,看着就要到了街上,眼镜却怕了起来,更又转回那新修的那栋楼里,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躲着睡了下来。天要亮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不时有车在走过。眼镜趁着天在半亮半夜之间走出这未做好的大楼,路过那水笼头边又喝了一口水,更的那工业区走去,慢慢的黎明过去了,人渐渐多了起来,到了工业区,看着那些穿着工衣上班的女孩子,眼镜突然一陈羡慕在心里升起,眼镜找到要招工的那厂,就焦急等待起来。
开始招工了!一些人被叫了进去,一些人没有过。到了眼镜的时候,招工的那个女人看了眼镜一眼,然后看了看身份证,然后摇了摇头说道:“我们今天招的部门是比较累的部门,可能你做不下,你改天再来吧!”眼镜可急了:“没关系的,我是农村的,重活累活都没关系!”那人还是摇了摇头说:“你明天来。明天是维修部招工,你高中生,在那部门不适合,这样吧,你去填张表,明天就不用排队,真接进去考试行了吧!”眼镜只好拿了一张表,向另一边走去,在这厂门边的花坛边填好表,又回去交给那女孩子,就漫无目的的走起来,看看还有没有招工的厂。
下午也看到了一家厂在招工!眼镜也去面试了,那人事部一看见眼镜那脏脏的样子,直接回绝了。眼镜漫无目的的走着,一遍遍的在工业区里走来走去,肚子饿得痛,却又没钱买东西吃,每一坐下来,更想起妈妈做的饭还有灶台里烧熟的红薯!眼镜焦急的等着天黑,好回到那未完工地的那栋楼里,那里有一个漏水的水喉!天终于暗了下来,眼镜匆匆向昨晚睡觉的地方走去,在要转进那巷子的时候,却又看见一大队人渣队伍在那里检查什么,已经堵住了巷子,眼镜只好顺路向下走去。走过金城酒店,继续往下,却发现一个工业区,有好多打工的人走出来,眼镜不觉走了进去,就在一个凳子上坐了下来,惶恐中看着夜走向深里。
晚上十一点了!眼镜不知那些“可爱的警察”还在不在那里拦着,起身就向那里走去,工业区里人也越来越少了,一个人坐着遇到“好人”坏人都危险!到了那个路口依然有那么几个“可爱的警察”在那站着,眼镜只好向下走去,到了金城酒店的门口那条街上,眼镜看到这里人比较多,更在路边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看着酒店内吃饭的人,强忍着口渴与饥饿,想想只要明天进厂了,就有饭吃与水喝了!坐着坐着人越来越少,夜已到一点了,眼镜强忍着睡意,静静等着天亮。这时一个男的走过来,问道:“怎么玩的。”眼镜慌的赶紧站起来,说道:“我不认识你,我只坐一会马上走。”那人说道:“请你吃宵夜,其余等会再说怎么样!”眼镜不敢回答,更向前方走去,那人又跟过来,说着:“可不是请你去大排档,而是去那酒楼,吃完你愿意就做,不愿意就算了怎么样?”眼镜的肚子在告诉眼镜:“答应他,答应他!”眼镜忍不住回头说道:“你真的请我吃饭哟?”那人说:“当然!”眼镜就说:“好吧!”然后那人叫眼镜跟他走,眼镜就拿着自己包,跟着那人走去,到了金城酒店门口的马路上,那人叫眼镜上了一辆金杯车,眼镜一上去,却发现里面已经坐了几个女的,有一部分还打扮得花姿招展,眼镜想退下来,那人说:“我们是远城收容所的,你进去做好,否则把你铐起来!”眼镜说:“你凭什么铐我!”那人说“我们是抓鸡的!你要不是会跟我过来?”
那人又跟里面穿警服的两个“可爱的警察”说:“交给你们了。”眼镜哭起来:“你们做这短命事,你们不怕报应吗!”只见一个渣从前排过来扬手一巴掌,眼镜的脸应声响起“啪”的一声,血从嘴角流下来,人跟着就睡在凳子上。那人又骂了几句,更上前坐好,车就向远城收容所开去。到了远城收容所,眼镜被赶下车,跟着那几个女的被关在收容所的一个铁栏的房间里,房间里已睡着几个女生,全部全身 ,睡得正香。有几个女孩好象进来过,将衣服裤子脱光,就躺下睡起来。眼镜又累又饿又渴又痛又恐惧,就这样站到门边,天渐渐的亮了,只见那些女孩子有几个坐起来,开始聊天,一个说道:“不知我家那个今天会不会来赎我!都三天了。”
眼镜却忍不住,迷糊着睡去。
饥饿将眼镜唤醒,已是到了十一点了,一会儿有人送来了一碗饭,小小的一碗,有点馊了,上面几条榨菜,眼镜几口就吞下,然后巴巴的看着碗,这时一个碗递过来,是一个长相漂亮的女人。眼镜坚难的说:“你自己不饿?”那人点点头,就依然的递着。眼镜终于的忍不住,接过就往嘴里送。
吃完饭,那个女孩就同眼镜聊起来,听完,说:“这些狗日的,又做了一件缺德事。”然后对眼镜说:“没办法了,我也帮不了你,我那口子也先我被抓了,要不我可以赎你的,不行你就跟我又走一转吧。”眼镜问:“走一转是什么意思?”那个女孩说:“到时你就知道了。”
一个星期过去了,那个女的要被送走了,眼镜还差几天才到送走的时间,在送走的那一天,那个女孩对管教说让她带眼镜一起走,管教也答应了。眼镜跟她上了押送的车,一会儿就到了一个更加大的一个监狱,那女有应该来过很多次了,一进去就没人敢惹,同一个监房的女的都让着她,眼镜看到这,也就放心下来。
一个月时间到了,一个“可爱的警察”进来将那个女的与眼镜带了出去,然后上了一辆大巴车。一上车那个女人就大呼了一口气说:“靠,运气好。”
眼镜不由问道:“你还说运气好?”

共 676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生活有时就是这样让人无奈,怕给父母丢脸,自己远去了一个陌生的城市。正是在这样陌生的环境里眼镜经历了一次次磨难,当遇到一个大姐达到时候,眼镜的心方感到了温暖。阴错阳差,一次次碰壁,忍受饥饿,躲过了一劫,遇到更大的劫难。无奈中向生活低下头。小说不仅写出了一个女孩对未来对生活的迷茫,也写出“警察”的假公济私与肮脏的行径。虽然小说语言与构思都有一定的缺憾,但,也反应出底层人物的生活。欣赏!【编辑:阳媚】
1 楼 文友: 2017-05-28 21:24:4 首先感谢友友赐稿江山短篇小说栏目,问好,期待你更多精彩!小孩子流鼻血
四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什么动作预防脑血栓
婴儿大便干燥怎么办